推荐资讯

而来的敌,他全身已仍旧挥刀凶猛地砍杀着所有试图冲向船舱的敌

发布时间:2018-07-27 17:26 浏览:
快跳过来!”
 
    圆圆尖叫道。
 
    她知道杨庆的弹跳能力。
 
    杨庆转头看着脸上带血的崇祯。
 
    他抱着一个人是绝对跳不过十米距离的,就在此时跳帮的敌人也已经攀着绳索开始上船,他没有再继续犹豫,猛然对着她们挥了挥手。
 
    “快走,去登州叫黄蜚救驾!”
 
    说完他拔出绣春刀,在后面圆圆和坤兴公主同时响起的哭声中径直冲向了敌人。
 
    这时候王承恩也顶着一脸血和几个幸存的内操上前护住崇祯,后者只是被碎木擦伤脸,在最初的懵逼之后也清醒,但他们同样也只能看着坤兴公主的座船在一旁被潮水牵引急速掠过,而他们脚下这艘船却因为躲避那艘排桨船的撞击,再加上被后者撞击后的横推而搁浅在泥沙中。
 
    “护住陛下退进船舱!”
 
    杨庆吼道。
 
    就在同时他手中绣春刀化作一道寒光,一名刚刚登上甲板的敌人头颅立刻坠落,但也就在这时候,另外两名敌人翻上了甲板。
 
    而在下面更多敌人准备跳帮。
 
    而在这艘排桨船的后面,数十艘紧跟着冲出的小船,正在如同狼群般蜂拥而来,不过坤兴公主等人的座船已经凭借潮水牵引越过河口,就连后面另外两艘载着妃嫔的海船也在急速从他们左舷掠过,这些小船也没兴趣管他们,所有小船的目标都是他脚下这艘,很显然就是针对崇祯而来。
 
    衮衮诸公们是不会让崇祯活着离开的,他们虽然在大牢里,但他们的家人和他们的关系网可还在大牢外。
 
    就连原毓宗都不干净。
 
    这一带是他的控制区,就算这些真是水匪,那也是得到他默许的,否则这么多人埋伏在此,近在咫尺的天津三卫怎么可能不知道,甚至这些水匪里面说不定就有天津三卫的人。
 
    排桨船可不是水匪的。
 
    这是完全有预谋的截杀,目标就是要让崇祯死在李自成的地盘上,只要崇祯死在李自成的地盘,那么杨庆之前的努力完全付诸东流,那些不甘心落在李自成手中的士绅,会毫不犹豫地鼓动吴三桂借兵剿寇给大明皇帝报仇。然后多尔衮会在他们的欢呼声中入关来拯救他们,扮演他们的圣主明君角色,甚至他们会和清军合流,就像原本历史上一样血洗江南,用整个民族的沦陷来弥补他们的损失,换取他们那个理想中的主圣臣贤时代。
 
    这一切前提是崇祯必须死。
 
    崇祯不死,那些北方士绅就没有借口,甚至没有大义在手。
 
    毕竟这时候李自成是奉旨办事,起来造他的反就是造大明的反,连清君侧的理由都没法用,崇祯又不在北京,只有崇祯死在北方,死在李自成的地盘上才可以把弑君的罪名扣到李自成头上,然后这逆贼就人人得而诛之了。
 
    这是套路。
 
    但杨庆可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他咆哮一声就像狂化的猛兽般冲上去,抬脚踹在一名还没完全站起的敌人胸前,后者惨叫一声倒飞出去,正落在下面那门大炮上,而就在他砸翻那大炮的同时,那炮口的火焰也骤然喷出,一枚实心弹正打在船舷,撞碎木板钻进船舱。而也就在同时两支鸟铳对准杨庆喷出火焰,一颗子弹正打在他的胸前,瞬间穿透棉甲和里面的铁片撞在胸骨上,杨庆被撞得倒退一步,一下子栽倒在崇祯旁边,胸口的鲜血立刻就涌出来。
 
    “快扶陛下进去!”
 
    胸口涌着鲜血的他转头吼道。
 
    都看傻了的老王这才清醒,毫不犹豫地扶起崇祯,在几个内操护卫下钻进船舱,这时候船已经搁浅了,而且随着潮水落下水位还会继续下降,躲在船舱里不用担心沉没,但留在甲板上一发子弹就能干掉崇祯。
 
    崇祯转头看了一眼杨庆。
 
    一身鲜血的杨庆已经挣扎着爬起来。
 
    此时从另一边小船上进攻的敌人已经翻上甲板,多少有点踉跄的杨庆毫不犹豫地迎上前,右手刀瞬间接连砍翻了两个敌人。
 
    崇祯叹了口气,转回头进了船舱內,八名内操立刻堵住舱口。
 
    站在甲板上的杨庆直面汹涌而来的敌人,他全身已经被鲜血染红,但仍旧挥刀凶猛地砍杀着,所有试图冲向船舱的敌人,无不立刻在他的刀下被砍翻,那柄绣春刀不断翻飞,几乎无一合之敌,很快他面前就已经堆积起了十几具死尸,鲜血在他脚下像溪水般流淌开。
 
    “陛,陛下,此人虽不懂礼节,但这忠心还是有的。”
 
    王承恩小心翼翼地说道。
 
    崇祯默然不语。夺过他手中长枪的杨庆左手一翻向前掷出,那长枪正钉进一名鸟铳手胸前。
 
    话说他完全没有受伤的感觉。
 
    实际上他肩头中弹处的伤口连血都已经不流。
 
    就连那颗本来就打进不深的铅弹也被生长的肌肉挤出,胸前的伤口虽然依旧还在流血,但也已经快止住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