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远不如在江北找个军职,然后自己顶着官衔拉起队伍来得自在

发布时间:2018-07-27 16:48 浏览:
 
    “波涛之险何如为人傀儡之险?更何况此时刚开春,东南风还没起,无论向登州还是自登州南下,都算得上顺风顺水,此前冯巡抚就已经在天津备下数百艘海船,这时候估计还有不少在那里,找几艘大船送陛下出海至登州不过两三日航程,黄蜚手下战舰数百足以护卫陛下安全南下。”
 
    杨庆看着崇祯说道。
 
    “那就去登州!”
 
    崇祯说道。
 
    很显然他也明白,这时候最保险的只有黄蜚,而且冯元飏之前的确给他准备好了数百艘海船,多次劝他迁都南京,可以说在天津早就准备好了让他从海路南下的一切。另外他也明白自己和北方士绅之间关系破裂,如果真被这些家伙搞成傀儡,那么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说不定哪天就得被灌毒酒,这时候大牢里那些正在夹棍下惨叫的衮衮诸公,还有他们家中正眼含热泪往外掏银子的亲属估计拿同样夹棍夹他的心思都有了。
 
    这些人身后可绝大多数都是北方士绅。
 
    目的地就这样确定。
 
    “至于你……”
 
    崇祯看着杨庆,叹了口气然后和颜悦色地说道:“你是从七品的小旗,先升到指挥佥事吧,待到南京以后,再升你做指挥使。”
 
    “呃,谢陛下!”
 
    杨庆很敷衍地答了一句。
 
    指挥佥事什么的,他也不是很在乎,实际上就算到南京,这个锦衣卫基本上也是废物了,那是什么地方,东林党的老巢,他们要能容忍崇祯再次让锦衣卫做大那才怪呢!就算重建锦衣卫,江南那些官员也不可能容忍他当指挥使,在那里人家可是主,所以在锦衣卫混,远不如在江北找个军职,然后自己顶着官衔拉起队伍来得自在。
 
    再说杨庆本身对大明感情有限,如果不是惦记崇祯的女儿,他说不定这时候已经跟着李自成混了。
 
    只要让崇祯到南京,他的目标就实现了,以后会怎样他现在也不知道。
 
    崇祯也没再多说什么。
 
    说到底他对杨庆也没什么好感,他又不是傻子,他当然知道这家伙忠心耿耿的最终目标是什么,但本质上这个家伙粗野无礼,对自己毫无敬意,当初还敢对自己动手,这要是赶过去得诛九族,不过此时无人可用,而且这个家伙的确算是救了自己,先给个指挥佥事钓着,到南京后看情况再说。
 
    反正只要女儿还没落到这家伙手里,他的听话还是能够保证的。
 
    虽然杨庆说当天就走,但实际上还是又拖了一天,第二天,也就是崇祯十七年三月二十一日清晨,大明皇帝带着他的妻女,摆着全套的天子仪仗,在崭新出炉的大明北京留守,秦王李自成护卫下出承天门,大明门,正阳门进外城,并且在北京百姓的夹道送别下,向东出东便门,在大通桥御河码头登船,连同护卫的李来亨所部,在春风中向东开始了迁都南京的漫长旅程。
 
 第十五章 你跋扈时候的确很有锦衣卫风采
 
    沿着运河顺流而下的崇祯,当天傍晚就到达河西务,至于圆圆则被杨庆以其表妹身份塞进了宫女队伍,成了坤兴公主的侍女……
 
    话说圆圆也被惊呆了。
 
    她根本没想到这个强掳了自己的y贼居然是锦衣卫,而且还是救驾的头号功臣,崇祯身旁仅次于王承恩的亲信,刚刚升官的正四品锦衣卫指挥佥事,甚至和坤兴公主之间明显有问题,这样的身份绝对前途无量。虽然理论上比吴三桂那个正一品的左都督要低,但实际上吴三桂可惹不起锦衣卫这种巨头级别的官,更何况这时候吴三桂前途未卜,但杨庆要是把崇祯送回南京那就是下一个锦衣卫指挥使。
 
    明白这些后,她瞬间就转变了对杨庆的态度,然后两人表哥表妹的就很是亲切了,至于她伺候坤兴公主这种小事都不值一提。
 
    圆圆是什么人?
 
    不出半天一朵温室小花的坤兴公主就被她拿下,成了几乎无话不谈的闺蜜。
 
    原本杨庆还担心她被认出。
 
    毕竟传闻她曾经被田弘遇献给崇祯过,甚至还形象地描绘一下崇祯因为不愿被她美色迷惑,所以把她赶出了皇宫,但真弄来以后别说崇祯不认识她,就连王承恩都不认识,很显然这个传闻又是文人吹逼。就像他们把桃花扇写成美丽动人的爱情故事,但李香君的两个结局版本之一,其实是跟着侯方域回家后,紧接着就被公公侯恂赶到柴园,然后生下孩子都不准姓侯,没过几年就被折磨死了。
 
    那些文人就喜欢这样吹逼。
 
    事实上相处时间久了杨庆就发现,崇祯是一个很古板的假道学,连对那些妃嫔在公开场合都很少有特别举动,对两个女儿都不假辞色,这样的人田弘遇敢把个名ji献给他,那才是作死呢!
 
    既然这样杨庆也就彻底放心了。
 
    他们第二天启程继续前行,中午时候到达了天津。
 
    在这里有些尴尬。
 
    “臣天津兵备道原毓宗参见陛下!”
 
    一个文官带着一帮军政官员迎接在运河码头,就像过去一样,觐见大明皇帝陛下,虽然他们已经投降李自成,但随着李自成接受崇祯任命,他们又重新变成了明臣。
 
    “冯卿,曹卿何在?”
 
    崇祯面无表情地说道。
 
    “呃,冯巡抚和曹总兵弃职南下。”
 
    原毓宗尴尬地说。
 
    其实是他煽动兵变,抢掠城内的一批税银,然后又指使兵变士兵威胁巡抚冯元飏投降,冯元飏找了个机会逃跑,至于天津总兵曹友义则同样带领部下五百家丁逃走,结果却被原毓宗率军截击,曹友义战败单骑而逃,当然,这个肯定没法说,大家心照不宣就行。
 
    “都是朕的好臣子!”
 
    崇祯
 
    “兄弟杨庆,锦衣卫指挥佥事,奉旨护驾巡幸南京。”
 
    杨庆笑咪咪地说道。
 
    “杨将军有何事?”
 
    原毓宗皮笑肉不笑地说。
 
    “兄弟离京匆忙,身上没带多少银两,陛下此行路途遥远,沿途花费不可缺少,故此想借点银子,原兄请放心,兄弟会打欠条的,到南京后定然派人送还!”
 
    杨庆说道。
 
    “杨将军欲借多少?”
 
    原毓宗说道。
 
相关阅读